乡镇网 > 焦点图 > 正文
美丽乡村“和事佬”—— 江宁牌坊社区民调主任胡从富小记
来源:南京日报
作者:周爱明
2017-05-02 09:39:00
【字号:  】【打印

胡从富现场调解纠纷。周爱明摄

  上月26日上午9点30分,江宁美丽乡村黄龙岘茶文化村。胡从富从社区办公室走出,急匆匆跨上一辆破旧的助力车,穿行在蜿蜒的山道中。

  大片的茶园在丘陵地带铺展。10分钟后,胡从富从水泥山路拐上一段石子路,在石子路上颠簸三四分钟,四周环山的唐家村便到了。胡从富此行,是为了帮两名村民协调一起种树纠纷。

  一杯清茶,邻里握手泯恩仇

  到达唐家村,胡从富赶紧联系当事双方:家住村头的78岁老王和家住村尾的62岁老唐,不一会,两人陆续赶到。

  原来,老唐、老王家在大农山山脚下各有1亩多茶园,两处茶园紧挨着。前几天,老唐准备在茶园西边种4棵梨树,老王不同意,认为梨树长大后会影响自家茶树生长。

  见到胡从富,老唐、老王两人情绪都很激动。“我在自家茶园种树,关他啥事?气得我真想揍他。”老唐说。“怎么不关我事?茶树会受影响的啊!”老王气愤难平。

  胡从富决定先到茶园看看。在茶园弄清纠纷来龙去脉后,胡从富大手一挥:“到家里谈!”3人来到老王家落座,老王为他俩各泡了一杯茶。“老唐啊,茶园非要种那几棵树干什么呢?种哪里不是种?老王比你大16岁,你是‘年轻人’,应该让着他一点。邻居之间,和和气气过日子多好!”胡从富说。

  一盏茶工夫,老唐、老王两人气消了。老唐当场承诺,“梨树改种到山上,不影响邻里感情。”

  卅载坚守,老胡调解有一手

  胡从富1988年从部队退伍后,来到当时的陆郎镇黄龙岘村,当起了民兵营长兼民调员。后来,黄龙岘村、牌坊村合并成牌坊社区,他又当上民调主任,这一干就接近30年。

  村民纠纷虽然都是鸡毛蒜皮,但调解起来需要耐心,更得有技巧。去年夏天,村里发生一起“鸭子吃稻”纠纷,大陶家养的四五只鸭子跑进小陶家的稻田,损坏了一部分秧苗。两家人为此吵了起来。

  小陶找到胡从富,声称要大陶家赔偿稻谷。可面对胡从富的调解,大陶的妻子认为他偏袒对方,还取出扫帚对着胡从富扫地。面对这种不礼貌的行为,胡从富并未生气,而是完整地讲述了事情经过。大陶听后当即表示道歉,批评妻子不礼貌,并带上七八斤稻谷跟着胡从富去了小陶家。

  “人家怎么可能会真要赔偿?”胡从富说,村民们都很朴实,很多时候争吵就是争一口气,道理讲透了,矛盾自然就化解了。

  由于胡从富善于调解,村民们逐渐养成“有矛盾找老胡”的习惯,社区前几年顺势挂出江宁区首家“和事佬——胡从富工作室”牌子。而牌坊社区地域广大,有600多户、2000多人口,胡从富以前走街串巷调解全靠一辆自行车,来来回回换了四五辆。最近几年生活好了,为了“更快赶到现场”,他换上了摩托车,几年间竟跑坏了5辆,换过的车胎更是不计其数。

  一生遗憾,他将和谐记心头

  2013年年初,黄龙岘以茶文化为特色打造美丽乡村,修路、建停车场、征房征地等陆续上马,村里的矛盾顿时多了起来,也更复杂了。胡从富为此多方奔走,创下一天调解10多起矛盾的个人纪录。黄龙岘茶文化村建设顺利推进,可在开村当天,胡从富却累得晕倒在走访路上。

  统计显示,近30年来,胡从富调解村民矛盾超过5000起,而牌坊社区则保持了多年“零上访”纪录。胡从富何以能在调解岗位坚持了近30年?面对记者,他说出了自己一生的遗憾——

  1997年11月的一天凌晨5点,村民老韩气冲冲来到胡从富家,喊着他的小名要求调解。“胡小四,有人欠我2000多块钱不还,我儿子马上结婚了,你说怎么办?”

  “这才5点钟,等7点村里上班,我就来调解,行不行?”胡从富说。7点,胡从富准时赶到村里。可令人没想到的是,老韩已跑到欠债方家里喝了农药,送到医院后还是没能救回来。

  “如果我及时介入调解,说不定老韩就不会走。”胡从富充满遗憾地说,村民间的纠纷虽小,可在话赶话的情况下,不少人会选择走极端。自此,胡从富只要接到村民求助电话,总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,将无数矛盾纠纷消灭在萌芽状态。胡从富先后获得街道优秀共产党员、区司法局先进个人等20多项荣誉,牌坊社区于2015年成为江苏省民主法治示范村。

  江宁街道宣传委员、牌坊社区书记张庆评价说,老胡扎根基层近30年,在黄龙岘美丽乡村播撒了和谐稳定的种子。

  责任编辑:王玥